當前位置:88讀書網 > 玄幻魔法 > 公主嫁到:莫少,請接招 > 第一千二百四十章:冷靜悅向鳳九舞妥協
加入書架添加書簽錯誤舉報投推薦票:
確定

第一千二百四十章:冷靜悅向鳳九舞妥協

← 上一章返回目錄下一章 →
    鳳九舞回到莫家的時候,莫家別墅里陸陸續續出來一些人,那些人鳳九舞沒有見過,不過其中倒是有這個見過一面,那人她之前也是在醫院給上官老爺子治療的時候看到的一個醫生,想必這些人就是醫生了,不過這數量,該真不少,仔細看了一下,起碼有十個以上了。

    這么大的情況,也是看的鳳九舞有些咋舌了,不至于這樣吧?找幾個人應該就可以了,有必要找那么多人嗎?

    走進別墅的時候,就看到眾人氣氛怪怪的,甚至有些凝重,見她回來的,冷靜悅讓自己強行扯唇笑了笑,語氣溫和開口著“舞兒,你回來了?出去外面一趟累了嗎?餓不餓?”

    鳳九舞直接搖了搖頭,隨即沉默了一下,問了一下冷靜悅“媽,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冷靜悅重重嘆了口氣,她也不知道心里是該喜還是該憂,有些情況,還真不是她可以控制的,莫淵這情況,剛剛那些德高望重的國手都對莫淵的眼睛束手無策,有幾個在國際上也挺有名的,可沒想到居然會一個都沒有辦法,這是好事,可以配合他們接下來的行動,而且鳳九舞也說有辦法可以治療莫淵的眼睛,他們應該相信她的,可心里除了怔忡,還是怔忡,他們真不知道這是什么情況了,明明鳳九舞說過了,可他們心里還是感覺不知道怎么說的地步。

    最后冷靜悅跟鳳九舞說了一下剛剛的情況“小九兒,剛剛來的那些人,是京城數一數二中醫跟西醫的醫生,那些人,都對阿淵的眼睛沒有一點辦法。”

    冷靜悅都不知道怎么辦了,他們莫家請來的那些醫生,也必定是最好的,里面幾個擅長的也都是眼科,可卻沒有什么辦法,說最嚴重的,一點辦法都沒有,這是有些不正常的,畢竟一個醫生,沒有下決定之前,是不能跟醫生家屬說這些的,也是她剛剛追問過了,他們才忍不住開口了,如果要做個比率的話,那莫淵眼睛治好的可能性,可能只有百分之五,這,有些不可思議了,也讓冷靜悅有些不知道怎么辦了。

    鳳九舞也知道這個情況,畢竟剛剛離開的人中,她看出來了,也就兩個有那么一點修為的,不過修為都不高,其中一個一個是大一點門派的人,修為比較高一點,在這個靈氣稀薄的世界,能有那種修為的人,肯定有正道修行的方法。

    而她跟思仇,尚米娜,正巧就是這個世界的漏洞,一個是無緣無故死后來到這個世界,一個是逆天改命來到這個世界,一個是去一個秘境的時候,意外掉落到時空裂縫,來到這個世界,這個世界,也不知道還有沒有其他世界來的人,能有他們三人那種比較好的先天條件的人,可能也是沒有的,莫淵的眼睛,也是一個糟糕的情況,魔氣在以前那個世界上,也都是那種不為人知的東西,她知道,也只是她有個能力不錯的師父,也正是因為這個,她才能說出那種話的,沒有先天條件下情況,她恐怕也不能保證,而她的先天條件有兩個,一個是她的腦袋,另外一個就是她有一個萬能的空間,藥材和該有的靈氣,一樣都不少。

    “媽,你放心,我之前說過的,是真的,你們都別太擔心了。”鳳九舞直接開口了,這也讓其他人放了一些心,雖然鳳九舞之前也沒有表現出來對醫術很在行的樣子,甚至可以說沒有一點在行,可他們心里也是蠻相信鳳九舞不會欺騙他們的,畢竟沒有那個必要,之前擔心,也是受情緒的影響,畢竟眼睛看不見的,是莫淵,不是其他人,他們擔心,也是正常的,不過幾人中,只有兩個人不是很擔心,一個是莫淵,另外一個就是重止水了。

    自從江城的時候鳳九舞跟重止水攤牌之后,他心里就是對面前的鳳九舞百分百相信了,甚至還有種鳳九舞說什么都是對的,說什么都是真的,還有種說什么他就要去做的心里活動,他覺得他自己有些魔怔了,偏偏想不出來這是為什么,這種情況,實在是太奇怪了,可他卻不反感這種感覺。

    “沒,我們沒有太擔心,就是阿淵這情況,還真是讓我們放心不下。”冷靜悅快速開口著,生怕鳳九舞覺得自己不相信她,才會有那種心里的,一家人想要過的好好的,那首要的就是信任,沒有信任,遲早就是摧毀他們整個家庭的導火索。

    鳳九舞見冷靜悅這樣,輕輕抿了抿紅唇,語氣無奈開口著“媽,我向你保證,絕對沒有問題,如果有問題,我隨你……”處置。

    后面兩個字還沒有說出來,莫淵就開口了,聽著自己母親跟媳婦的談話,莫淵覺得他簡直就是越聽心里越覺得郁悶和不開心了,連忙開口著“媽,我真的沒事,我相信我媳婦。”

    這濃濃的狗糧味,也是沒誰了,這說的,也是讓冷靜悅不知道怎么說好了,她也沒說不相信舞兒,可被自己兒子這么一說,感覺她真的很不相信的樣子,心里別提有多郁悶了,索性直接說了一句“行了行了,我說不過你們還不行嗎?臭小子,我也沒說不相信舞兒,一個母親關心一個兒子,這是很正常的事,只要你眼睛沒治好,這都是我們做父母的心病,我也沒說什么,你倒是護媳婦護上了。”

    這濃濃的嫌棄意味非常明顯,也是讓其他人忍不住有些想要笑了,而那個想要笑的人,就是重止水,他還真沒見過冷靜悅這說不過人的樣子,畢竟冷靜悅的口才跟毒舌,他也是有目共睹的,之前沒有跟冷靜悅很熟悉的時候,他也是經常被她給說的,雖然話里里外外沒什么,可加在一起損人的意味非常明顯,這也是讓重止水無奈的事情之一了,見過冷靜悅脆弱的樣子,還真沒有見過她妥協的樣子,看樣子冷靜悅是在向莫淵妥協,其實情況還真不是看到的那樣,冷靜悅那些話,應該說是對鳳九舞妥協的意思。。。
← 上一章返回目錄下一章 →
推薦本書添加書簽書架
江苏11选5开奖时间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