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88讀書網 > 都市言情 > 獵戶出山 > 第853章 哎喲
加入書架添加書簽錯誤舉報投推薦票:
確定

第853章 哎喲

← 上一章返回目錄下一章 →
    走出星輝大廈,兩個高大威猛的中年男人立刻迎來了上來,這兩人是他的保鏢,一個是納蘭子冉派來的,一個是從沈陽來的。

    兩個保鏢一方面是保護他的安全,另一方面自然也有監控的意思在里面,涉及家主之爭,他作為未來繼承人的首席智囊,安全很重要,這個安全不僅僅是指他的生命安全,也指他對納蘭家是否安全。畢竟事關重大,他一個外人,再信任也不得不留一手。

    左丘摸了摸口袋,煙盒里只剩下一根煙,不禁皺了皺眉。

    “元朗,去給我買包煙”。

    元朗是納蘭子冉給左丘配的保鏢,保護作用遠遠大于監控作用,一年接觸下來,基本上已經算是自己人,對他沒有任何的懷疑防范。

    元朗應了一聲就朝幾百米外的商店走去。

    左丘余光斜眼看了一眼王籍,這是三棍子也打不出個屁來的人,兩個月接觸下來,除了回答問題之外,基本上不說話。

    左丘點燃最后一根煙,邁步緩緩走去,王籍落后一個身位,不疾不徐的跟在身后。

    “哎”,左丘深吸一口氣長嘆了一聲。

    走出幾步,“哎”,左丘再次長嘆一聲。

    見王籍始終沒有反應,左丘停下腳步,抬頭望著天空,怔怔的看了幾秒鐘,又是一聲長嘆。

    王籍只是順著左丘的目光抬頭看了一眼,依然一言不發。

    左丘轉身看著王籍,“你就不好奇我為什么嘆氣”?

    王籍微微低頭,“我的職責是保護您的安全”。

    “我嘆氣說明我心情不好,心情不好就影響我的身體健康,身體健康就直接影響到我的安全”。

    王籍抬起頭,面無表情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個保鏢,不是心理醫生”。

    左丘瞇著眼盯著王籍的眼睛,“告訴你一個秘密”。

    王籍愣了一下,既然是秘密,他不明白左丘為什么要告訴他,正如他自己所說,他只是個保鏢,師傅曾經告訴過他,作為一個保鏢,除了保證被保護人的生命安全,最重要的就是聽從主子的命令,什么也別問,特別是不該知道的東西不要去好奇。

    “左先生不用告訴我”。

    “如果這個秘密關系到你的前途,甚至是生死呢”?

    王籍瞳孔放大,眼皮下意識眨了一下。

    左丘移開目光,又是一聲長嘆,說道:“老爺子快不行了”。

    王籍被左丘突如其來的話震得嘴唇微微抖了一下,來之前他見過老爺子,也是老爺子讓他注意左丘的一舉一動,那個時候老爺子雖然精神不太好,但并沒有明顯不行的征兆。

    他雖然是個保鏢,但在納蘭家這樣的家族呆了這么多年,并不是毫無頭腦。師傅是老爺子的人,他也是老爺子的人,師傅在納蘭家一直處于比較尷尬的位置,從來不參與派系之爭,老爺子要是不在了,他該何去何從,這個問題曾經也想過,不過畢竟沒有發生也就沒有放在心上,現在真正面臨,突然間有些不知所措。最關鍵是師傅現在不在沈陽,也不在天京,要是老爺子在最近走了,他該如何自處。

    見王籍眼中閃過一絲慌張和迷茫,左丘又是嘆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“老爺子一走,納蘭家就要變天了。哎,真希望老爺子能再多活幾年”。

    說話間,一輛出租車停在了路邊。

    左丘伸手打開副駕駛門,王籍想上前跟著,但不知道為什么,身體像是被一股無形的力

    量生生拉住。

    看著出租車離去,王籍仍然處在恍惚中沒有反應過來,元朗買好煙走過來,見王籍望著街頭出神,問道:“怎么就你一個人”。

    王籍呼出一口氣,像是一塊大石落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左先生有點急事需要單獨處理”。

    元朗皺了皺眉,“會不會有危險”?

    王籍搖了搖頭,“放心吧,左先生這么聰明的人,不會有危險的”。

    ........

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“跟你說了多少次了,不要輕易來找我”。左丘有些不滿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剛才那人是誰”?大黑頭戴著鴨舌帽和口罩,聲音冰冷。

    左丘轉頭看了眼大黑頭,眉頭微皺。

    “你的眼神好可怕,他是沈陽給我派的保鏢”。

    “他是高昌的徒弟”!

    “這你也能看出來”!?

    “金剛拳是我爺爺獨創,逃不過我的眼睛”。

    左丘靠在座椅上,“長話短說,我不能離開他們的視線太長”。

    “半個月過去了,平陽縣的事情還沒有結束,時間越長,山民就越危險”。說著頓了頓,又補充說道:“山民說我任何行動之前最好和你溝通一下”。

    左丘猛然坐起,“你不能去,沒有人在天京震懾,納蘭家會派更多的高手去,陸山民只會更危險”。

    “我不放心”!

    左丘淡淡道:“平陽縣是出了點意外,但是不用太過擔心,時間越長參與進去的人也就越多,納蘭家、金不換、影子、另外一方尋找影子的人,甚至我推測納蘭子建也會派人去,金不換之所以不逃走,就是想在各方勢力角逐的夾縫中游走,同樣陸山民也一樣。我相信他能應付”。

    說著強調的說道:“你留在天京可以牽制納蘭家更多的高手不敢離開,如果你去了,難保龐志遠、楚天凌等其他高手也會去,所以你不去比去作用更大”。

    黃九斤眉頭微皺,沉默了半晌說道:“你不是說納蘭文若快不行了嗎,如果他真死了,龐志遠、龐勝德也有可能去”。

    左丘淡淡道:“納蘭文若如果真死了,是有可能短時間內秘不發喪,但是再保密他不可能瞞納蘭子冉,只要不瞞納蘭子冉就瞞不了我”。

    黃九斤睜大雙眼盯著左丘,“納蘭子冉一上位,你就是開國元勛,一人之下萬人之上”。

    “黃九斤!你他娘的到現在還在懷疑我”。

    黃九斤轉過頭,默默的看著車。“陸爺爺說過,水無常形,人無長心,萬事萬物都在變化,所以赤子之心才顯得那么可貴”。

    左丘臉色漲得通紅,“黃九斤,我告訴你,你最好是聽我的話,否則壞了我的整體布局,老子真撂挑子不干了”。

    “呲....”,一腳急剎車踩到底,左丘猝不及防身體猛然前傾,額頭砰的一聲撞在前擋風玻璃上。

    “哎喲”!!!
← 上一章返回目錄下一章 →
推薦本書添加書簽書架
江苏11选5开奖时间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