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88讀書網 > 都市言情 > 我真是風水大師 > 第0407章 絕不原諒
加入書架添加書簽錯誤舉報投推薦票:
確定

第0407章 絕不原諒

← 上一章返回目錄下一章 →
    李俊禪緊張的道:“王大師,你已經突破了定氣境?”

    他之前還想取出蛇鱗剪,利用別墅的陣法與王梓軒一搏,現在看來就是一個笑話,人家已經突破了定氣境。水印廣告測試  水印廣告測試

    “哼哼,定氣境?賀國彰突破了乘氣境,都被我師兄誅殺!”杜坤冷哼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賀大師?”李俊禪驚駭莫名。

    真的假的,賀國彰突破了傳說中的乘氣境,還被王梓軒殺掉,那他的修為究竟有多高?

    王梓軒打量一眼手中的無繩電話,直接掛斷了電話。

    李家城面無表情,雖然心中對陳光天的無禮不滿,但他并沒有表現出來,不用問,一定發生了大事,否則向來從容鎮定的陳光天不會如此失態。

    “陳大師,那個定氣境是什么?”

    陳光天沉吟半晌,揮手灑出數張藍符,墻壁與落地窗貼了一周,才壓低嗓音道:

    “修行者中,風水師的修行境界,如今香江只有風水協會的會長李兆天和前任會長賀國彰突破定氣境,王梓軒不可力敵,李先生,此事我們還是不參與的好。”

    “有必要于此么?請李兆天大師出手就是了。”李家城打量一圈符紙,皺眉道。

    陳光天心中苦笑:“李會長如今在東京未歸。”

    “不在,那就請賀國彰賀大師。”李家城扶了扶眼鏡,面無表情的道。

    一個風水先生罷了,竟然敢落他的面子,我就不相信,沒有人可以治得了他。

    “聽說,賀國彰已被王梓軒誅殺了……”陳光天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他竟敢殺人,香江是法治社會,無法無天,我給雷處長打電話,讓他親自過問。”李家城還真不信這個邪,今天他這個面子一定要找回來,讓王梓軒跟他斟茶認錯。

    看出李家城的心思,陳光天頭皮發麻,必須陳破利害,否則一定連累到他。

    “沒用的,李先生,身為一名風水大師,算天算地算人,他既然敢說出來,就不會怕,傳聞賀國彰在曼谷布下驚天邪陣,暹羅王室降罪,被國師大魯士阿贊頌親手誅殺,拿這個說事,會得罪整個暹羅泰國。”

    “暹羅國師?”李家城眉頭緊鎖,雖然他有錢,但還沒自信到可與一個國家掰手腕的地步。

    “李先生,慎言呢,王梓軒突破了定氣境,你對他有殺心敵意,只要他想知道,算算就知道,回手就會抹除李家,不要認為有錢,他就會怕你,術無正邪,人分善惡,風水大師,可以助你名利雙收,也可讓你家破人亡!”陳光天繼續勸說道。

    “讓我歹運?哼,那他也會付出代價吧?”李家城嘴上不屑,心中卻認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。

    陳光天搖頭:“沒錯,神通不敵業力,李先生如今香江首富,他壞你財運確會損害修行,甚至五弊三缺,遭受天罰,但他已經突破定氣境,修為越高逆天抗力越強,我想他一定有化解之法,即便沒有,隨便收個否極泰來命格,福運極衰的弟子,破掉你的陰宅陽宅風水,你也承受不起。”

    陳光天也有自己的小九九,他打算踢開李俊禪,成為李家城的御用風水大師,巴不得王梓軒除去李俊禪,置身事外,至于王梓軒除去李家城,這種損人不利己的事情很少有修行者愿意做。

    “看來我一直小看了他,李大師……到此為止吧。”李家城嘆氣道,沒想他也有無可奈何的一天。

    “已經遲了,李先生已經交惡了他,現在要盡快表明態度示好,否則我擔心他會拿你立威,來證明他風水術的高明!”

    “什么?我已經做出讓步,他還敢得寸進尺?”李家城面色陰沉道。

    “還有什么能比令香江首富一貧如洗,能證明他的高明?一點錢財和面子很重要么,李先生希望自己回到三十年前,一無所有的時候?”陳光天雙眼微瞇道。

    好話說盡,如果李家城還不回心轉意,那陳光天轉身便走。

    他雖然危言聳聽,但不是無的放矢,如果什么也不做很可能真正交惡王梓軒,他的意思是李家城出錢,他慷他人之慨交好王梓軒。

    李家城沉吟半晌,心中暗罵李俊禪招惹麻煩,掏出支票簿,簽了一張空白支票扯下遞給陳光天:“陳大師,這件事交給你來處理,盡量辦的妥當,李俊禪李大師雖然錯了,但畢竟幫助過我,盡量保他一命!”

    “我這就去!”陳光天拿著支票點頭。

    燈光忽閃,再看陳光天已經不見蹤影。

    別墅當中,李俊禪沮喪著臉抱拳拱手:“王大師,你我還不到不死不休的地步吧,得饒人處且饒人,老朽認栽成不成?”

    李俊禪心中苦澀,算計杜坤的事情可大可小,但他明白,王梓軒這是要殺雞儆猴,而他就是那只倒霉雞。

    王梓軒打量前倨后恭的李俊禪,面無表情的道:“李大師,我一直沒出手,就是不想以大欺小,但你背后算計,一而再、再而三對我邊的人出手,不過殺人不過頭點地,你也是香江知名的風水大師,既然肯低頭,我也不想人說我做的太過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那是,多謝王大師寬宏大量。”李俊禪見事有轉機,面現喜色。

    “向我的師弟杜坤道歉吧,如果他原諒你,我也不再說什么。”王梓軒淡然道。

    “杜師傅,老朽之前得罪了,還請大人大量,明日我擺上十桌,當眾向你斟茶認錯!”李俊禪抱拳拱手道。

    杜坤瞪著大眼,怒視道:“我不接受,如果被你得逞,產生心結,我這輩子的修行就被你毀掉,我絕不原諒!”

    林根寶抱著肩膀,面容冷峻的道:“我打斷你們的腿,也向你認錯,是不是也可以,如果人人都這樣,還不亂了套,道歉有用,還要警察做什么?”

    李俊禪臉色發黑,說得好有道理,他竟無言以對。

    “李大師,雖然我想給你機會,但我的兩位師弟都不肯原諒你,我這個人輕易不得罪人,不喜歡將事做絕,但得罪了,就會抹除后患!”

    王梓軒說著,托起一盞青銅油燈,右手微微晃動,油燈燃起豆大的白色火苗。

    “拘魂燈?”李俊禪驚呼出聲,面色煞白如紙。
← 上一章返回目錄下一章 →
推薦本書添加書簽書架
江苏11选5开奖时间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