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88讀書網 > 歷史穿越 > 我的靈異筆記 > 第366章 紅顏禍水
加入書架添加書簽錯誤舉報投推薦票:
確定

第366章 紅顏禍水

← 上一章返回目錄下一章 →
    周洋本來有些猶豫,應該是不想告訴我,我見狀又不耐煩的看了他幾眼,在我眼神的威脅下,他張了張口,話到嘴邊又為難的看著我。

    “你能不能像個男人一樣,到底是誰你直接說,別跟個娘們一樣吞吞吐吐的。”我不耐煩的說道。

    周洋有點怕我,他為難的說:“陸炎,真不是我不告訴你,而是我不敢說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什么不敢說的,你都敢來惹我了,還怕什么?”我故意這樣說道。

    “我來招惹你是因為他跟我說你是個軟蛋,不敢拿我怎么樣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現在還覺得我是個軟蛋,不敢把你怎么樣嗎?”我活動了一下手指,對他說道。

    他看了我手上的動作,趕緊的搖頭:“我不敢了,你不是軟蛋,我才是。”

    我見他那副慫樣,又問道:“那你就快點把那個人是誰告訴我,不然我就真的動手了。”

    周洋有些結巴的說道:“這里可是公司,你不要隨便動手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剛才不是告訴你了嗎,我根本不怕被開除,倒是你,你要是不想挨揍的話,你就快點說是誰指使你干的。”我的耐心已經被他消磨完了。

    周洋聽了我的話,趕緊四周看了下,看能不能找到人幫他,可我們現在站的這個地方正好是個拐角,現在同事們都在自己的位置上工作,沒事根本不會到這邊來,剛才他敢明目張膽的過來撞我也是因為這個地方比較偏,同事們也看不到,他認定了我不敢吱聲,卻沒想到現在的情況正好相反了。

    我見他磨磨蹭蹭的不說話,又把袖子擼了起來,周洋一直戰戰兢兢的觀察著我的動作,見我又把袖子擼起來一副要揍人的模樣,他慫了。

    “哎,陸哥你冷靜點,我說,我說還不行嗎。”周洋在公司的時間也不短了,平時就愛穿的花里胡哨,一副『騷』包的樣子,他在公司里極其的愛面子,要是被我這么打一頓,那里子面子都沒有了,他可丟不起這個人。

    “快說啊。”我催他。

    “唉,其實指使我過來撞你的是沈威。”他掙扎了一會,還是告訴了我。

    我聽到這個名字,覺得有點奇怪,沈威也在公司待很久了,平日里總是帶著副眼鏡,看上去斯文極了,對公司的妹子特別的是好看的妹子總是彬彬有禮的樣子,可就是在我們男同事的眼里,怎么看怎么假,很多男同事都覺得沈威這個人很虛偽,都是男人,還能看不懂他是個什么鳥?

    不過沈威是個什么鳥,跟我卻沒有半『毛』錢關系,我從來公司上班到現在,就沒跟他說過幾句話,兩人平時也沒什么交集,就連辦公桌的距離都隔著十萬八千里,好端端的,他怎么會找人來針對我呢。

    “周洋,你小子不會是騙我的吧,我跟沈威無冤無仇的,他怎么會讓你來針對我,我看明明就是你自己看我不爽,現在甩鍋給人家沈威。”我故意套著周洋的話。

    周洋一看我不相信他的話,頓時就急了,連忙說道:“陸哥我剛才可沒有騙你,真的是沈威讓我來針對你的。”

    這一會的時間,他對我的稱呼都變了,從陸炎變成了陸哥。

    “那你說說沈威為什么好端端的讓你來搞我,我也沒有惹到他啊。”我說道。。

    “這個,我也不是很清楚啊。”周洋皺著眉說道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沒有騙我?”我又問道。

    他急了:“陸哥,我真的沒有騙你,這樣,我要是騙你,我就出門被車撞死。”

    聽了周洋的話,我選擇相信了他,畢竟他也沒必要為了騙我說出這種咒自己的話來,但是我還是行不通,沈威為什么要找人來搞我。

    周洋站在一邊觀察著我的表情,見我還是半信半疑的,忽然說道:“哎,陸哥我突然想起來了,沈威之前在我面前說過,你老是對楚經理獻殷勤,一看就是對楚經理另有所圖,讓人看了就不爽,你說會不會是這個原因。”

    我聽了周洋的話更懵『逼』了,我什么時候對楚妍獻過殷勤?

    “我什么對楚經理獻殷勤了?”我問道。

    周洋說道:“從楚經理來了公司之后,你單獨去過她辦公室好幾次了,其他男同事哪有這樣的待遇,他們都說是因為你對楚經理獻殷勤了,所以楚經理才對你特殊待遇的。”

    我看著地上掉的那些文件,心里不由得苦笑了一下,這確實是“特殊待遇”。

    見我看向了地上的文件,周洋趕緊小心翼翼的蹲下身,幫我把那些文件撿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沈威還有沒有說別的什么?”我又問道。

    周洋一邊撿地上的文件,一邊回想著,然后開口說道:“他還說你老是纏著楚經理肯定是想對她什么,剛才你又單獨去楚經理的辦公室之后他就把我叫到了一邊,說讓我給你點顏『色』看看,就當是教訓了。”

    我聽到這里才徹底明白了沈威的意圖,原來他以為我喜歡楚妍,被楚妍叫到辦公室的那幾次在他眼里就成了我故意的獻殷勤,所以就看我不爽了,我又想到了那天楚妍剛才公司的時候,有好幾個男同事對她很有好感的樣子,沈威好像就是其中一個。

    我想著想著,就有點生氣,楚妍這幾次把我叫到辦公室里面都沒有什么好事,這在外人的眼里反而還是我在討好她?他媽的這特殊待遇我還不稀罕呢。

    我說怎么我跟沈威無冤無仇的,他要讓周洋來針對我,原來是楚妍這個紅顏禍水啊。

    這么一想,我還真的有點冤,要是我跟楚妍有點什么被人針對也就算了,可問題是我跟她什么都沒有,還經常被她指使來指使去的,到最后還要被人誤會下絆子。

    一旁的周洋見我半天不說話,小心翼翼的說道:“陸哥,我把我知道的都告訴你了,我現在能走了么?”

    我瞅了他一眼,見他真的是有點怕事便有些好奇的問道:“你這么怕我揍你,為什么還要聽沈威的來給我個教訓,我記得你們倆的關系好像也沒有這么鐵啊。”

    周洋聽了我的話有些尷尬的笑了下,然后說道:“其實我也不想來的,但是我有些把柄在沈威的手里,再加上他一直跟我說你是個軟蛋,很好欺負,就算我打你了你也不敢對我怎么樣,我才敢來的。”

    “把柄?什么把柄?”我問道。

    周洋有些猶豫,但是實在是有點怕我,還是說道:“之前我來公司面試的時候本來是沒有通過的,后來我給面試官塞了點錢,才能來公司上班,可是我給面試官錢的那天沈威剛好看到了,他又是那個面試官的表弟,一問面試官就什么都告訴他了,我賄賂面試官的事情他就知道了,之后他就拿這件事威脅了我幾次,讓我替他辦事情。”

    我這才明白沈威在男同事里人緣并不好,怎么周洋就愿意替他來得罪人,原來是這個原因,這么說這個沈威也真夠缺德的,仗著自己有后臺,捏著人家的把柄讓人家幫他干壞事,自己倒是一副斯斯文文彬彬有禮的樣子,真是虛偽極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知道了。”我說道。

    周洋把撿起來的文件遞到了我的手里,說道:“陸哥,這件事情你不要說出去,還有我把沈威讓我針對你的事情告訴了你,你也不要告訴他,不然我怕他”他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行吧,我知道了,但是這件事情你不讓我說出去也行,我有個條件。”我說道。

    周洋馬上問道:“什么條件你說。”

    “很簡單,我上次去二樓的時候不小心把鑰匙丟到二樓了,你待會幫我去找找。”我說道。

    “啊?就這么點事情啊?”周洋有些驚訝。

    “那你還想做點什么?我現在是手里的事情多,要不然我就自己去了。”我舉了舉手里抱著的文件,對他說道。

    “好,陸哥我待會就去幫你找鑰匙。”周洋說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先去忙了,你去吧。”我說完就往自己的位置走。

    從劉亮死了之后,我就對二樓的古怪有了一絲好奇,特別是我昨天做了那個夢之后,更是下定決心要去看看二樓有什么古怪,但是我心里又有些猶豫,怕遇到了什么生命危險。

    剛好這個時候周洋栽倒了我的手里,我心里就有了別的想法,我也不是什么圣母,別人都來教訓我了,我還對人家不計前嫌。

    有仇必報是我的『性』格,雖然周洋在我面前把他自己說的多么的慘,但是在我看來,他也是咎由自取,都是他自找的,就想沈威說的那樣,要是我真的是個軟蛋,可能現在被他欺負了還自己忍著呢,可惜我并不是。

    沈威固然虛偽可恨,但是周洋也不是什么好人。

    我把楚妍交給我的文件整理了一下,就看到周洋往樓梯那邊走去,我知道他是要去幫我找“鑰匙”了。

    我看過去的同時周洋剛好看了過來,見我看他,他對我做了個手勢,然后往二樓走去,我慢慢的站起身,也往那個方向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我站在樓梯口的拐彎處,看著周洋一步步的往二樓走去,心里也真的怕他有什么生命危險,便在這等著,心想著待會要是聽到了他的呼救就沖上去幫他。

    雖然我也不喜歡周洋,但是也不希望他因為我死了。

    我站在樓梯的拐角,屏氣凝神的聽著二樓的動靜,剛開始還能聽到周洋的上樓梯的腳步聲,過了一會就什么都聽不到了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二樓是什么情況,周洋會不會和我只之前一樣,看到那張鬼臉,我默默的想著,上面一直沒動靜,我心里有些著急。

    我在樓梯拐角站了大約十分鐘,樓道里忽然傳來了周洋的聲音,聽起來還有些慌『亂』,接著就是一陣手忙腳『亂』的腳步聲,我估計他應該是遇到什么事情了,趕緊往里面走著。

    剛走到樓梯口,我就看到周洋腳步飛快的往下面走,還不時神『色』慌『亂』的回頭看,他一回頭,看到了我,又是嚇的不輕,腳下一崴,還差點摔倒,待看清是我之后,他的臉『色』才好看一點,趕緊跑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陸哥。”周洋快步的走到了我的面前,臉上還有些驚恐未定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我想著他大概是遇到什么事了,但還是裝作什么都不知道的問道。

    周洋喘著氣,眼里還有一絲恐懼,他手指顫抖的指著二樓的方向,口齒不清的說道:“二樓,有,有鬼。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錄下一章 →
推薦本書添加書簽書架
江苏11选5开奖时间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