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88讀書網 > 都市言情 > 重生浪潮之巔 > 第六一五章 一個目標
加入書架添加書簽錯誤舉報投推薦票:
確定

第六一五章 一個目標

← 上一章返回目錄下一章 →
    方辰輕笑了一聲,就這么點芝麻綠豆大的事情,柳元俊他們可能辦不好嗎?

    如果連這點事都辦不好,柳元俊他們真沒臉在燕京紈绔圈子里混了,而且他恐怕也要考慮,以后跟不跟柳元俊他們合作,帶不帶他們發財。

    畢竟他又不是開善堂的。

    而且雖說柳元俊沒找他主動匯報過,可現在段勇平不就替他們說了,效果都是一樣,也都是同樣心知肚明的。

    也知道自己這段時間作死的次數有點多了,段勇平訕訕的賠笑了兩聲。

    過了數息,段勇平突然腦中靈光一閃,莫名的感嘆道:“說實話,我真沒想到事情竟然是這么解決的,以這么一個非商業,非法律的方式解決的。”

    似乎覺得自己這話有什么不對,段勇平趕緊找補道:“我不是說這樣不好,我只是沒想到而已。”

    他沒想到這么一個,他心中的心腹大患竟然輕易的,如秋風掃落葉一般,被瞬間解決了,更沒想到是以這個方式解決的。

    方辰面色微變,斬釘截鐵的說道:“是他們先破壞規則的,以一個非商業,非法律的方式踐踏小霸王,踐踏我的。他們既然做了初一,那就別怪我做十五。”

    說實在話,他建立自營店鋪的事情,跟這些代理商有半毛錢關系?

    哪條合同,還是哪條法律上寫了,小霸王不準自己建立自營店鋪,而他并沒有因為建立自營店鋪,去侵害這些代理商的利益,該給他們的貨,一件不少的全部給了他們。

    除了原本就建立的,也沒有代理商的嶺南,燕京,申城,津門,三市一省的自營店鋪,其他的自營店鋪即便是建好了,也幾乎沒有正常營業,而是作為一個后勤保修單位來的。

    他現在不去侵害這些代理商的利益,而這些代理商賺夠三年的錢,等到合同期滿終止,咱們好聚好散就是了。

    可這些代理商非要跟他玩這些貓兒膩,覺得自己在當地有點勢力,就能把小霸王的利益一直霸占住。

    那就別怪他了。

    但不得不說,這種黑暗的爭斗一直伴隨著華夏企業的發展,直至企業變成一個他們動不得的龐然大物,或者徹底消失不見掉。

    方辰突然想起來,前世他曾經看過新東方俞民洪的一個視頻,說新東方九十年代剛起家的時候,因為在報社打不起廣告,就到處張貼小廣告。

    既然是貼小廣告,自然經常會受到居委會大媽,以及當地的黑暗勢力的威脅,新東方前腳把小廣告貼上去,后腳就被撕掉,甚至有員工在貼廣告的時候,被捅了幾刀。

    最主要的是,俞民洪的辦公場地經常有地方勢力來收保護費的,不交保護會就沒有好日子可以過,叫警.察來幫忙,只能是治得了一時,卻治不了一輩子,于是迫于無奈,俞民洪還是像當地的黑暗勢力低頭了,交了保護費。

    甚至就連俞民洪也遭遇兩次搶劫,第一次是被人打了一針給大象用的麻藥,被搶了二百萬,幸虧俞民洪命大,體質異于常人,活了下來,因為那伙人在后面幾年的時間,直到被警方抓到之前,又以這種方法作案了六起,那六起受害人,無一例外,全部因為má zuì劑量過大致死。

    而且要知道,那已經是98年了,又剛剛經歷過一次嚴打,治安和壞境比現在不知道要好多少。

    第二次搶劫,俞民洪發現后背頂著他的qiāng不反光,就跟劫匪扭打了起來,劫匪搶了他的筆記本電腦,然后又刺傷了他的司機兼保鏢,逃走了。

    后來這伙人被抓到的時候,俞民洪聽說這幫人后來又害了好幾個人,他們把人放在絞肉機里面,人的骨頭和肉全部絞碎,在下水道里沖掉了,徹底毀尸滅跡,讓警方連骨灰都找不到,也同樣是只有俞民洪一人幸存。

    俞民洪在視頻中自稱當時他在猶豫是進白道那,還是黑道那,然后又笑稱自己現在就是黑道,三教九流都是他的朋友。

    雖說這話是開玩笑的,但是方辰能品味出這話其中的苦澀,因為他大概也是98年被老科長拉下海的,那時候經商的環境就是如此,企業都多多少少要跟黑暗勢力沾點邊。

    俞民洪說自己是黑道其實也可以說的通,想要活下去,只能變成惡人,狠人,并且比他們還惡,還狠!

    如果當初他沒那么狠,真的也就沒有現在的新東方了。

    人不狠是站不穩的,惡人是怕比他更惡的人,狠人也怕不要命的人。

    不過,小霸王是幸運的,小霸王發展的太快了,快到這些腌臜事還沒找上小霸王,小霸王就變成了一個他們動不得的龐然大物。

    甚至就如現在一樣,如果他的實力再小一點,沒有俄羅斯的關系,沒有郭玉博在背后撐腰,他能這么無視柳元俊他們嗎?能敢不跟柳元俊他們談城下之盟嗎?能這么輕易的驅使他們嗎?

    如果不是的話,柳元俊他們就算是肯幫忙,恐怕也會提一大堆各種各樣的條件。

    然而反過來想,他要是不能驅使柳元俊這幫人,代理商的事情他即便可以解決,但也解決不了這么輕松,干脆。

    畢竟惡人還需惡人磨。

    所以說,自身的強大才是硬道理。

    此時方辰的心中,突然有種感悟,或者說為自己豎立了一個目標,他要把擎天發展的更大更強,發展成一個名副其實的擎天之柱,發展到走遍全球,都沒有人敢不給他,不給擎天面子的存在。

    現在的擎天距離這個目標還很遠很遠,他現在只是在國內,在俄羅斯兩國能做到這樣。

    又跟段勇平聊了幾句,方辰便把電話給掛了,然而扭頭一看,只見蘇妍,陳紹軒,王詩琪都瞪大了眼睛看著他,這模樣一看就是有事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方辰問道。

    “咱們去亞運村吧。”陳紹軒理所應當的說道。

    方辰眉頭微蹙,有些奇怪的問道:“去亞運村干嘛?你們不吃東西了?”

    話雖然是沖著大家的,但方辰的眼睛卻瞟向了蘇妍。

    “法拉利啊,咱們去看法拉利去,我朋友給的打了個電話,說法拉利在亞運村展示了一臺法拉利跑車,今天最后一天了,再不看就沒了。”

    “對于一個男人來說,唯二的兩種玩具,一種是手表,一種就是車了,我就在雜志圖片上見過法拉利,還沒見過真車那。”陳紹軒按耐不住心中的興奮說道。

    方辰冷笑了一聲,“那是對于成熟男人來說的,你成熟了嗎?”

    不過,陳紹軒這么一說,他到是突然想起來了一件事是跟這個法拉利有關的。

    方辰的眼中閃過一絲莫名的光芒。

    陳紹軒不以為然的聳了聳肩,他就是沒成熟,甚至沒成年,但也喜歡車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不想去,就讓他倆去,我陪你再這呆著。”方辰對著蘇妍說道。

    雖說這次去,大概能碰到那個人,但是這對于方辰來說,無所謂,真無所謂,在華夏除了少數的幾個人之外,已經沒人值得他在意了。

    而蘇妍卻顯然是屬于那少數幾個人之一,孰輕孰重,一眼便知。

    看了一眼興奮激動的陳紹軒,再看一眼已經準備夫唱婦隨的王詩琪,蘇妍最后戀戀不舍的再看一眼美食街,有些遺憾的說道:“去亞運村逛逛也好。”

    她征服美食街的夢碎了,剛剛開了個頭,就碎了。

    看著蘇妍貪心不足的模樣,方辰頓時笑了,雖說才吃了幾家而已,但蘇妍可真沒少吃,這肚子眼見都已經把衣服給撐起來了,腰身圓潤了不少,而且要知道這可是冬天,穿的是羽絨服,可見蘇妍在這段時間內吃了多少東西。

    現在去別的地方逛逛,消消食,也好,他真怕蘇妍吃出個好歹來。

    不過也奇怪,蘇妍這整天逛吃逛吃的,竟然也沒見胖,就連臉上的那一點嬰兒肥,也隨著個子開始抽條,慢慢的消失不見了,整個人越來越像前世照片中的模樣了。

    “那就走著吧,等逛累了,咱回來接著再吃就是了。”方辰摸了摸蘇妍的頭發,笑著說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蘇妍嘴角微翹,心中滿是喜悅,脆生生的應道。

    車隊浩浩蕩蕩的在通往亞運村的大道上行駛著,看著亞運村一旁被積雪皚皚覆蓋的麥田,再看看遠處建筑設計新穎,氣勢恢弘的國家奧體中心,方辰不由有種恍若隔世的感覺。

    他前世在今年六月份剛畢業的時候,曾經來燕京旅游了一趟,看看首都,看看自己未來心儀的大學,并且還專門來亞運村逛了一趟。

    那時候正值馬上就要收麥的季節,現在旁邊這塊被積雪覆蓋的麥田上,麥浪滾滾,隨著輕風的吹動,一起一伏,美不勝收。

    而且最重要的是,站在這里讓人有種很深的錯愕感,他一腳踏在了城市,而且還是華夏的中心,最繁華的地方,而另一腳則踏在廣闊無垠,大有作為的農村,城市和農村在此刻相融交匯。

    那時候,他就蹲在兩者的交界處,想了很多很多,暢想過自己的大學生活如何如何,甚至還立下了不少的誓言,不過似乎好像實現的不多。
← 上一章返回目錄下一章 →
推薦本書添加書簽書架
江苏11选5开奖时间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