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88讀書網 > 女生頻道 > 九天問心錄 > 第三百零二章 整旗鼓出兵
加入書架添加書簽錯誤舉報投推薦票:
確定

第三百零二章 整旗鼓出兵

← 上一章返回目錄下一章 →
    阿克沃雖然驍勇善戰,可是十幾個人對戰上千人馬,卻是如何都抵擋不住了。在這時候,沉荒拿出一個笳放到嘴邊。笳聲響起,在空闊的草原上傳蕩,不多時,遠處忽然傳來響動聲。正在大戰的兩方人馬,均是向著那響動傳來的方向看去,只見得有數千匹狼正在往著這邊合圍而來。

    不論是阿克沃,還是葛拉的手下,此時都是面色劇變。生活在這草原上,自然知曉狼群的恐怖,這數千匹狼,絕不下于一直龐大的軍隊,當下葛拉的人二話不說,直接逃走了。

    阿克沃驚駭之際,卻是沒有忘記林中的傾雪。與他一起沖殺出去的十幾個人,死了三個,當下他帶著這三人的尸體,與眾人一起退回林中。

    沉荒見得那些人已經逃走,便將笳給收了起來。沒有了笳聲的引導,那些急奔而來的狼群卻又散開了。此時最為震驚的,卻是傾雪。以笳聲招來狼群,這時何種手段?

    “姑娘,咱們快逃,有狼群襲擊!”阿克沃大聲喊道。

    傾雪道:“不用了,狼群已經散去!”

    阿克沃等人聞言,回頭一看,見得狼群正朝著遠處奔去。狼群匆匆而來,如今又是匆匆而去,阿克沃等凡人,都想不透這其間有什么蹊蹺。

    沉荒神色淡漠,他沒有多看眾人一眼,步子邁開,正要離去。傾雪的碧心劍指著沉荒,道:“你不能走!”

    沉荒眉頭微微一蹙,停下步子,問道:“為什么?”

    傾雪曾經聽慕飲霜說過沉荒的事,此時她懷疑沉荒的身份,但是又不知道該如何解釋。在這時候,阿克沃等人看著傾雪手中的劍,都呆呆的站在一旁。林子中一片寂靜,靜得可以聽見草叢中那些蟲子爬動的聲音。

    沉荒沒有走,傾雪沒有回答,僵持約莫一炷香左右的時間,忽聽得有馬蹄聲從遠處傳來。阿克沃等人驚醒過來,回頭一看,卻是慕飲霜和邢漠非回來了。

    “沉荒?是你?”慕飲霜目露驚訝之色,接著卻是喜色。

    沉荒是一個不善于表達情感的人,見得慕飲霜,心里雖然欣喜,但是神色依舊淡漠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會在這里?”慕飲霜又問道。

    傾雪此時已經將碧心劍收起來了,她對那個在入昆侖派時便弄出大動靜的沉荒很是好奇。說起來慕飲霜和沉荒,都是一類人,走到哪里都不會是安安靜靜走過的。

    沉荒眼中滄桑之色一閃,道:“我要去北冥!”

    慕飲霜淡然一笑,道:“我也是,咱們可以同路!”

    沉荒眼中有驚訝之色,不過他還是沒有問慕飲霜為何要去北冥,此時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邢漠非、阿克沃都不知道北冥是個什么地方,當下也無暇顧及。

    “首領,怎樣?”阿克沃神色有些緊張,他們能否翻盤,全在手下的將士們。若是他們已經生出降服之心,或是直接投降,那就真的完了。

    邢漠非淡然一笑,道:“我們回紇的都是好男兒,他們怎么會屈服于葛拉那個小人?”

    “好,咱們這就回到營中,征集大軍,直接殺回去,將葛拉那個小人給滅了!”阿克沃有激動,有欣慰,神色復雜至極。

    邢漠非點頭,而后看向慕飲霜,道:“慕兄,要不你們留在這里,待我解決掉回紇內部之事,咱們再把酒言歡,如何?”

    慕飲霜笑道:“我不知道能不能幫上忙,但是自保應該沒問題,同你們走一趟,不會拖累你們的!”

    邢漠非大笑一聲,道:“好說,咱們連夜去軍中,直接殺回回紇王城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慕飲霜點頭。

    沉荒不由看了慕飲霜一眼,按理說來,凡塵俗世中這種小打小鬧,修行中人沒有興趣才是,當下他有些好奇,慕飲霜為何會做下這等決定。

    “一起吧,沉荒兄!”慕飲霜道。

    沉荒不善言語,點頭算是回應。一行人連夜將發,回到了回紇的大軍營中。諸多將士見得阿克沃和邢漠非活著回來,都激動不已。曾經屬于阿克沃部下的將士,沒有一個投降葛拉的。但是這軍營中,非是只有阿克沃的部下,還有忠與葛拉的。

    葛拉奪了回紇王城之后,便將自己的心腹的三分之二左右的人調回王城,如今軍營中,效忠葛拉的人并不多。

    阿克沃道:“不如將這些人都給殺了?”

    邢漠非搖頭道:“若是他們直接投降了我,我才覺得沒必要留著他們。記住,回紇的好男兒,忠誠最為重要,將他們收押,到時候攻下王城,殺了葛拉,他們若是愿意留在軍中,就留下,若是喜歡做尋常百姓,也由他們去!”

    “是!”阿克沃答應一聲,連夜整頓三軍,而后向著回紇王城推進。

    王城之中,多赫與葛拉對面而坐。多赫道:“你得留個神,阿克沃部下的軍隊,軍隊不會無動于衷的!”

    葛拉端起酒碗,飲下一大口,道:“阿克沃的部下有將近兩萬人,要將他們直接殺掉,定然會引得回紇大亂。若是他們來作亂,正好給了我一個除去他們的機會。放心,我在他們軍營里也安排了自己人,一旦有什么風吹草動,都瞞不過我的!”

    多赫點頭,又道:“我是害怕邢漠非和阿克沃回去軍營,那樣咱們就不好辦了!”

    葛拉道:“我派去追殺邢漠非的人,可不是尋常將士,放心,邢漠非他活不過今晚!”

    卻在這時,有幾個侍衛急匆匆的來到門外,他們都單膝跪下,叫道:“屬下等人求見大人!”

    葛拉笑道:“你看,他們已經回來了!”

    多赫和葛拉一起走出屋子。葛拉道:“事情辦得如何?”

    那領頭的人道:“屬下等人辦事不利,請大人責罰!”

    葛拉面色一變,厲聲道:“沒有完成任務,你還敢回來見我?”

    那人道:“屬下本應該死在沙場,不該回來,只是有些事情還得稟明大人!”

    “說!”葛拉當下是煩到了極致。

    那人將追殺邢漠非、阿克沃的過程給說了一遍,便不再多言。葛拉粗濃的眉毛擠在一起,道:“你是說有人能以笳聲指揮狼群,攻擊你們?”

    “是!”那人答道。

    葛拉怒道:“扯淡,草原上的狼,何其孤傲的存在?他們怎會被人驅使?再說它們非是人類,怎會聽得懂笳聲?”

    多赫淡淡道:“這世上許多事情,都不是沒有可能,幸得仙師還在城中,否則咱們可是要陰溝里翻船了!”

    葛拉心里煩躁到極致,他心思翻轉,面色一變,道:“以我對邢漠非的了解,今夜他定然會帥兵來襲,多赫大人,您去請仙師,我上城門去布防!”

    “好!”多赫答應一聲,轉身離開,來到另一處屋子。這處屋子,在王城中算得上是最好的地方。此時將近子時左右,屋子里的燈火還亮著,隱隱可看見一個人影印在門窗之上。

    “仙師,城中出了些問題,若是可以,到時候還請您出手!”多赫恭敬道。

    “好說,咱們是在做交易,只要可汗能幫忙找到我們需要的東西,幫你們滅掉回紇都不是難事!”屋子里傳來一個男子的聲音,帶著些孤傲。

    “仙師放心,您要的東西,可汗已經找到,這次回去,您就可以去取了!”多赫道。

    屋子的人再次傳來聲音:“這就好,你下去吧,我會幫你們除去邢漠非再走的!”

    “多謝仙師!”多赫答應一聲,便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王城的城墻之上,葛拉站在那里,望著遠處,心中卻是七上八下的。這些年來,他一直都在算計,如何奪過邢漠非的首領位置。多赫的到來,不過是讓他提前下定決心而已。

    “邢漠非、阿克沃,你們翻不起什么風浪的!”葛拉的自信,來自于自己的實力,還有那個神秘莫測的仙師。卻在這時,一道劍光閃爍,從左面急刺而來。

    葛拉頓時一驚,抽刀迎上,刀劍硬碰一記,鏗鏘之色傳響。月色之下,只見得一身著鐵勒服飾的女子向后飄退開去。

    這女子有著一頭烏黑的長發,容貌可稱世間絕色,她美目清澈如溪水,丹唇透著些火辣,肌膚如羊脂玉,吹彈可破,玲瓏有致的身材,簡直就是清麗脫俗與妖嬈烈艷的結合之物。

    “伊弱,你果然沒有死,今日捉住你,將你獻給可汗陛下,我葛拉又立下一大功!”葛拉先是震驚,接著卻是露出喜色,當下他長刀刺出,主動進攻。

    伊弱的武功不弱,與葛拉在伯仲之間,但此時有兵士逼近,無奈之下,只得直接跳下城墻,往外逃去。

    葛拉自然不會輕易放過伊弱,當下他令人出城追擊。

    邢漠非集齊大軍,便連夜向著王城奔來。還沒有到城下,卻是遇上了被追殺的伊弱。三個月前,伊弱就已經失蹤,如今見得自家妹子平安歸來,自然是欣喜萬分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真的沒事?”伊弱今晚去刺殺葛拉,為的就是報仇。三個月前,她雖然在多彌的手上逃脫,但是受傷頗重,直到今日傷勢痊愈才出來。

    那些追殺伊弱的人,被邢漠非的人幾下子就給殺了,當下他道:“沒事,咱們今夜回城,就是要讓葛拉這個亂臣賊子伏誅的!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錄下一章 →
推薦本書添加書簽書架
江苏11选5开奖时间表